《男上女下》

当前位置:主页 > 男上女下 >

第118章 女流氓

“当然是来玩玩喽!”任绮丽说得很露骨,说话的时候,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虽然胸脯不是很大,但在她雪白小手的抚弄下,那只胸脯竟然出奇的诱人,走在她身侧的王腾有一种吞咽口水都艰难的感觉,忍不住不着痕迹的靠近了她一些。

任绮丽上身穿的是一件无袖的吊带衫,rǔ白sè的内衣包裹着她的胸脯,因为胸部扁平,所以顺着她的腋下,可以看到罩子的轮廓。

王腾也是穿一件无袖的汗衫,轻轻靠近任绮丽的时候,他的手臂就触碰到了任绮丽那只圆润的香肩,雪白而光滑。

任绮丽看出王腾的小动作,非但不躲,反而甜腻的迎上来,她把身体紧紧的靠着王腾,胸前的一只绵软死死的贴在王腾的手臂上。她的胸虽然不大,却自有一番韵味,贴在王腾的手臂上,王腾只觉得那个地方坚挺中带着无法抗拒的柔软,热乎乎的,王腾裤裆里的宝贝儿顿时就有一种抬头的倾向。

“那个……”王腾虽然有贼心又有贼胆,但真当任绮丽这么直接的时候,他又觉得不自在,这任绮丽对他的的改观也太大了点,上次还骂自己是土鳖,现在却要倒贴。王腾总觉得这事有哪点不对,可又说不上来,索xìng强忍着心里的邪火,自觉的和任绮丽保持一定的距离,“你别这么勾引我,我抵不住诱惑的。”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还不忘盯着任绮丽的胸脯看。

“讨厌,人家哪里勾引你了?”任绮丽眼中满是chūn情,就好像王腾是她前世的恋人一样,说话的时候,一双明眸顾盼生辉,“我听人家说,男人喜欢女人是调戏,女人喜欢那人是勾引。你说我勾引你,那就是认定我喜欢你啰?”

“这个……”王腾还真没听过这种说法,一时间有一种百口莫辩的感觉,憋了好半天才说了句,“我只是土鳖!”

“可我发现我就是对你这个土鳖动情了诶!”任绮丽满嘴的情啊爱啊的,一点也不知道脸红心跳,和王腾见过的女人都不一样,这让王腾有一种疲于应对的感觉。索xìng,王腾来了一招按兵不动,或者说这一招叫装聋作哑,不管任绮丽怎么说,他都憋着不搭腔。

不知不觉,在任绮丽的带领下,两人已经来到了一处郁郁葱葱的密林里。树林子里幽深寂静,偶尔有画眉鸟的叫声从远处传来。

这里是一处幽深的小径,鹅卵石堆砌而成,小径窄而且蜿蜒曲折,通向更加幽静的密林里。

任绮丽一路上自说自话,这时候看到小径旁边的一个石凳,就对王腾说:“呀,好热啊,要不歇会?”这密林是师院的绿化带,通往杳无人烟的后山,虽然已经是秋天,但繁茂的枝叶还是把头顶上的太阳给阻隔在了密林外,里面清幽凉快,任绮丽脸不红气不喘的,一点也不像热的那种,反倒一脸的chūn风得意。她说完话,也不等王腾,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石凳上。

任绮丽坐下的时候,很自然的翘起二郎腿,她的腿本来就长,二郎腿这么一翘,顿时,堪堪盖住膝盖的裙底就顺着长腿给滑向大腿根部,露出大片能捏出水来的雪白。

王腾当时就有些傻眼了,本来还准备催任绮丽快点的,看到任绮丽修长的大腿,他就有些不想走了。而就在王腾不知所措的时候,任绮丽挪了挪自己肥硕的屁鼓,旋即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石凳说:“你不坐会?”

石凳差不多有一米长的样子,本来就是为两个人一起坐而设计的,任绮丽刚刚一屁鼓做下去的时候是坐的正中间,而且她的屁鼓实在大得有些夸张,比起李翠红的那种箩筐屁鼓也不遑多让,一屁股坐下去,险些就把半边石凳给占完了。

王腾看向任绮丽挪屁鼓腾出来的石凳,正好就是任绮丽刚刚坐过的地方,他现在是站着的,顺着他的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任绮丽裙底里那双紧紧夹着的双腿,丰盈迷人,她的屁鼓实在是太大了,这么坐着的时候,裙底差点没能把两瓣臀肉裹住,王腾当时就在想,任绮丽这么坐上去,估计屁鼓都贴着石凳了。

一想到那个地方被任绮丽那双雪白肥大的屁鼓坐过,王腾想也没想就一屁股坐了上去。

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坐偏了,王腾这么一屁股坐下去的时候,竟然有半边屁股都坐在了任绮丽的大腿上,顿时,任绮丽发出一声惊呼:“啊哟!”

王腾吓了一跳,猛的又把屁鼓给抬起来,哪知道就正正的抵在了任绮丽的胸前。

想像一下现在的场景,任绮丽现是翘着二郎腿坐在石凳上的,王腾则撅着屁鼓贴在任绮丽的胸前,这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饶是任绮丽也觉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伸手去推王腾。

“啊呀,你好讨厌!”本来任绮丽的本意是要把王腾推开的,却不曾想王腾现在是屁鼓对着她,她一伸手就好巧不巧的摸到了王腾的屁鼓。

“……”屁鼓被袭,王腾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只觉得裤裆里的那个东西一下子就挺得老高老高的,吓得他忙坐正,战战兢兢的坐在任绮丽身旁的石凳上。

经过这么一出意外,原本还大大咧咧的任绮丽现在只觉得心里怪怪的,连看王腾也需要鼓起莫大的勇气,更别说像之前那样逗王腾了。这一刻,她是真的热了,脸颊滚烫,耳垂也是热乎乎的,就好像发高烧了一样。

王腾坐在任绮丽的身旁,又心虚又懊悔,心说,这下可是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正襟危坐着忐忑了半天,王腾又忍不住偷偷看向任绮丽,他想看看任绮丽是不是生气了。

哪知道这才刚鼓足了勇气抬头呢,就看到任绮丽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此时正眨眼不眨地盯着他看,就好像痴了傻了一样。

“……”王腾的心顿时就压抑不住的狂跳起来,忍不住又把视线从任绮丽滚烫的脸颊上移开,他心说,这是遇到女流氓了?

“哟,怎么吓得冷汗都流出来了?”王腾惊魂未定呢,任绮丽却忽然一翻身就骑在了他的双腿上,她一只手搭在王腾的肩上,一只手在王腾的额头上轻轻的抚过,“咋的,是不是想干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