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那些事儿》

当前位置:主页 > 野村那些事儿 >

第856章 无法控制

    王天昊的事业开始崛起,职位不但飙升,Z市的公安还为他开了庆功会。

    大漠之行,两个超级罪落网,豹子被一刀毙命,沙狼也被抓捕归案。这在Z市引起了震撼。

    要知,这两个人可是全通缉的顽固罪,杀人如,上面安排很多人去追捕,那些追捕的人不是死亡,就是失踪。

    王天昊单人独,一炮双响,创造了Z市公安界的传奇。

    特别是老高从S市养伤回来,对王天昊更是大加赞赏。

    他跟上面写了表扬信,而且添油加醋,把王天昊嘘得神乎其神。都捧到天上去了。

    上面决定为王天昊召开记者招待会,接受媒的采访。并且将王天昊列为Z市的警队战神。

    他的影出现在了各大报纸的头条,也出现在了各大电视台的荧幕上,海报贴满了城市的大街。

    招待会上,市里的一把手领导亲自为他佩戴了大红花。

    王天昊穿警装,英姿煞,威风凛凛。

    招待会过后,上面的调令也下来了,决定让王天昊到L市去,担任L市刑侦队的大队长。

    这个职位是很多人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

    可王天昊没有去,反而走了局长的办公室。

    门以后,天昊把调令放在了局长办公桌上,说:“局长,这个职位我不能胜任。”

    局长感到很惊讶,问:“天昊你咋了?凭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胜任,这是上面的命令。”

    王天昊却摇摇头说:“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去,我恐怕要辞职了。”

    “,为啥?”局长意深长说:“你可是我们重点培养的人才,前途无量,大好的仕途,嘛要辞职?”

    王天昊说:“我爹老了,不了,我必须要为父亲挑起大梁山的重担。帮着他管理公司。我不是当官的料,而且心在大梁山,我离不开大梁山,大梁山也离不开我。

    局长,我是个懒惰安逸,老孩子热炕头,无大志的人。命中注定成不了大气候。我给你推荐一个人,这个人必定能胜任这个职位。”

    局长问:“谁?”

    王天昊说:“高队长,高队长比我年长,经验也更加丰富,这次抓捕沙狼跟豹子,他才是头功。而却从不邀功。

    这样好品德有能力的人,真的很难得,所以我觉得,这个职位应该是他的,请局长考虑。

    我还回到大梁山去,我想在大梁山派出所做一名普通警员,这就足够了。”

    局长闻听叹口气,觉得太可惜了。王天昊急勇退,是聪明人。

    再说他本看不上公务员这个职位。人家可有的是钱。利用职位,本无引他。

    最后,局长说:“人各有志,不能强求,这样,我把你调回大梁山去,你就担任哪儿的派出所所长,以后咱们警队有事,我可以随时找你帮忙。”

    王天昊说声好,敬个礼走了,走得很潇洒。

    就这样,老高接替了他的位置,伤好以后到Z市上任去了。

    王天昊之所以不离开大梁山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爹真的老了,头发开始白了,为人子,不能看着父亲劳累过度。

    而且早晚他都会成为大梁山企业的接班人。

    其次,是为了梁王墓,为了山上的狼。

    梁王墓离不开他,离开他,必定会遭遇那些盗墓贼的破坏。他要时刻守护。

    山上的狼也离不开他。离开他,狼们就没有约束了,会冲村子祸害村民。

    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要孩子。

    他不小了,真的想跟天天要个孩子。没有安逸的生活,怎么传种接代。

    至于功名利禄,对他来说就是过眼云烟。

    就这样,王天昊收拾行李,离开了警队,回到了大梁山。

    目前的大梁山不再是狭小的五个村子,而是变成了大梁镇。

    前前后后加起来,人口不下五万。

    这么多的人,当然不会少的了治安,而且已经成立了派出所。

    他想做这儿派出所的所长,不但可以为父亲分忧,还可以守护梁王墓,再就是盯上那些狼。顺便生个孩子,造个小人。

    别人的职位是越升越高,他反而甘愿平淡。

    不到一个礼拜,他就背着铺盖卷走马上任了。回来的时候,小白也带了回来。

    对于王天昊从Z市的警队离职,天天不但没有恼,反而特别兴奋。

    因为这样,她可以每天跟男人生活在一起,天昊也不用出差了,小夫俩也不用生离死别。

    至于Z市家厂的生意,天天也给了几个经理去管理,一个月查一次账。

    王天昊回家以后,单位在派出所,依旧住家里。

    为了让天天早一点怀上孩子,他倍加努力,两口子夜以继……,跟女人鼓捣得更欢畅了。

    从前,天昊没让天天怀孕,是避开了女人的生理期。

    现在想要孩子,当然就不避讳了。

    所以,每天晚上,他俩都鬼,得半个大梁山都在抖,地山摇。

    王天昊这儿一喊,恬妞跟如意在那边就受不了。

    开始的几天,恬妞跟天天比赛喊炕,还能持,再后来的几天,就甘拜下风了。

    不知王天昊跟天天咋的,两口子一喊就是半夜。普通人的格本没比。

    三五天下来,如意的眼圈就青了,小脸也瘦了,出门就扶墙,扶着墙还打晃晃。

    这天早上起来,天昊吃过饭,神抖擞到派出所去上班。

    刚刚走出家门,就被一个人喊住了:“天昊,你别走,我有事跟你商量。”

    那个人正是如意。

    如意跟大熊猫一样,眼睛很红,眼窝深陷,瘦骨嶙峋,站都站不稳。可怜巴巴看着天昊。

    王天昊吓一跳,赶过来搀扶他:“小舅,你咋了?几天不见,咋变成了这个样子?”

    天昊以为如意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如意真是王天昊的小舅,因为如意是张大跟喜凤嫂在打麦场生的。

    而王天昊的生二丫,正是张大跟大白梨的闺女。如意可不就是天昊的小舅吗。

    大梁山的辈分真他娘的乱。

    如意说:“还不是因为你?”

    王天昊一愣,问:“我咋了?”

    如意说:“天昊,大外甥,救命,你救救我行不行?”

    天昊问:“我咋救你?有病你去医馆看医生。”

    如意说:“我求求你,以后每天晚上,别跟天天那么大声行不行?”

    王天昊说:“我跟天天大声咋了?俺俩是两口子,碍你啥事儿了?”

    如意没办,只好代实话:“天昊,你跟天天在那边一鼓捣,恬妞在这边就熬不住。

    你跟天天鼓捣,她也不放过我。这不,几天下来,我都被空了。再这么下去,我就死定了,早晚虚人亡。

    看在我是你小舅,咱们是亲戚的份儿上,求求你,跟天天消停点行不行?你要顾及别人的感受。”

    王天昊怔住了,张大了巴,最后哑然失笑。

    想不到自己的鲁莽会影响到别人的生活,真是罪过。

    他赶说“对不起小舅,我没考虑到别人的感受,以后……我会注意的。”

    如意感极了,抓住了天昊的手,说:“恩人,这样你就等于救活了我的命,我感谢你全家。”

    王天昊说:“不客气,对于给你造成的烦,我只能说对不起。”

    如意的话王天昊记下了,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如意跟恬妞就听不到隔壁的折腾声了。

    王天昊跟天天不是没有折腾,而是声音非常小。

    他们压抑了作,压抑了声音,跟安装了消音器差不多。

    每次鼓捣,天昊都用大手捂着女人的巴,不让她发出声。

    那种想喊喊不出声,无发渴望的心,更让女人感到无比。

    她想将男人的大手移开,可天昊捂着她的,就是不松。

    天天的脸得发红,气喘吁吁问:“天昊,你想啥?想憋死我?然后你再找个狐狸对不对?”

    王天昊将手指放在角嘘了一下,说:“小点声,隔壁的如意都提意见了。人家说咱俩每晚鬼,影响休息,你没见如意都瘦成了吗?”

    天天这才明白咋回事,问:“真的?”

    “废话,当然是真的,咱们要顾及别人的感受。”

    “可是这种事,不喊出来,难受……。”

    最后,男人给女人出了个注意,以后想喊的时候,就抓被子,撕枕巾。

    你还别说,这种办真的不错。

    再后来,天天控制不住,果然被子,扯枕巾。

    再后来,被子被撕裂了,家里的枕巾也被扯得一条不剩。屋子里鸭子乱飞。

    女人还是无控制,就在男人的上,在男人的上抓,将王天昊的脸上肩膀上得都是牙印,后背也抓得血模糊。

    如意这边得踏实了,王天昊这边可遭了老罪。

    就这样,又过去十来天,如意的脸开始好转。板直起来了,脸红了,眼光也不再呆滞了。

    对于如意某些功能的退化,恬妞也非常担心。

    男人不行,她就无打败王天昊,打不败王天昊,就不能品尝那种胜利的喜悦。

    所以,恬妞到王庆祥的医馆,帮着如意抓了很多,让男人补。

    十几服中下去,如意才恢复雄风。

    每天晚上,恬妞都不,竖着耳朵听。想停停那边王天昊跟天天啥静。

    让她感到纳闷的是,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恬妞就想,估计王天昊也熬不住了,被天天给空了。

    小样儿,看我整治不傻你?累死你个混蛋!

    恬妞现在心理依然放不下王天昊。他看到王天昊,那气就不打一来。

    她不想男人比她心,她要比他幸福。就是要告诉他,你不要老娘,老娘自然有人要。而且过得一点也不比你差。

    当然,她也知,如意这点本事,不能跟王天昊比。

    王天昊的背后是王海亮,王海亮可是亿万富翁。拔汗都比如意的。

    所以,女人在跟天昊斗喊炕的同时,也在督促如意,赶把羊场管理好,从经济上压倒王天昊。

    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强的,报复心更强,有时候为了,可以舍弃生命。甚至不择手段。

    她决定了,一定要帮着男人崛起,将来跟王天昊一较高下。

    驴看唱本,咱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