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保安》

当前位置:主页 > 乡村小保安 >

第二百四十五章:突来的到访

    女人一旦钻了牛角尖,那想要爬出来可就难了。

    第二天一大早,周和全就直接去了晋南市,刘婷憋了一肚子的火,又得不到周和全的妥协,越想越是气不过,最后她直接决定,自己去找楚庆生!在她看来,就算她没有上班,那也是实打实的县委副书记的老婆,那楚庆生说不得还是得卖自己一个面子,不就是把自己的侄子从乡下调上来,又是多大的事啊?

    一句话的事,有那么麻烦吗?

    “嫂子,没想到你竟然来看我,按理说,应该我去拜访你的,主要是这些日子太忙了,都没能顾得上,嫂子见谅啊。”

    知道刘婷要见自己的时候,楚庆生还真是很是奇怪了一下,他跟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打过交道,她怎么会突然来找他呢?难道说……是周和全的意思?楚庆生沉住气,等着看刘婷要说出什么门道来。

    “楚县长,你这么说,我实在是愧不敢当啊。这次我来找你,我家老周也不知情,主要是我有点事,想要求求庆生你啊。”

    他跟她压根就不熟,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她嘴里的“楚县长”就变成了“庆生”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拉近乎的,不过楚庆生表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笑了笑说道,“嫂子,你就直说是什么事吧,能帮的,我一定帮。”

    “唉,其实这事呢也不难……”

    刘婷跟着就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楚庆生还真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为了那副主任之职而来的,想到这两天自己已经接到好几个电话想要安插人进来了,他心里不禁感叹,就为了这么一个职位,挤破头的还真是大有人在啊!

    要是真依着他自己的心思来,他直接就想把这副主任的职位给撤了,但是突然减少一名公职,少不得会引起机关动荡,现在最重要的是维稳,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勉强把副主任一职给保了下来。

    不过这一保留,也倒是个麻烦啊……

    “嫂子,你的要求我也明白了。这样,我先考虑考虑,之后我会跟周书记碰个头,听听他的意思,你觉得怎么样?”

    楚庆生当然不可能直接答应这个女人了,像这种周旋的本事,对于他而言,根本就是信手拈来。

    刘婷虽然有些不满意,但是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强求人家一县之长,最后也只得再三叮嘱楚庆生一定要找周和全谈谈,念叨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楚庆生这才让雷大棒把这个极品女人给送走了。

    唉!

    看来这周和全日子也是不容易啊,对着这么一个能絮叨的女人,他都能崩溃了!

    “领导,看样子周书记也按捺不住了哦,竟然派夫人先来打头阵了!”

    雷大棒将刘婷送走之后,走进门来笑着说道,他这么一说,楚庆生却是皱紧了眉头,一脸不悦地说道,“你胡说个啥!这个女人胆子也是够大的,我看她这次来,周和全压根就不知道!不过……这也是一个机会,有投入自然就得有回报啊。看样子这沧阳县的局面,很快就要变成三国鼎立了啊……”

    楚庆生嘴里嘀咕着,雷大棒可没有应声,他清楚得很,有些话领导可以说,他这个下属可不能多说,给楚庆生泡好茶之后,他跟着就出去了,一到门口,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电话看着上面的人名,雷大棒当即心里一颤,是她?!

    “喂,嫂子,您找我啊?”

    虽然雷大棒的语气里带着轻松,但是却是心虚得要命,自从那次温泉事件之后,他心里一直都是七上八下的,只是没想到打那之后,黄美汀再也没有联系过他,这才让他的心慢慢地平复下来。

    只不过现在她突然打电话来,又是几个意思?

    “咋了?我还不能找你啊?雷天成,你这人做事是不是有点忒不厚道了?过河拆桥的事,你做得还真是驾轻就熟,怎么着?我是不是就不能找你了啊?”

    黄美汀这一连串的滚珠炮,吓得雷大棒赶紧说道,“嫂子,你这话就严重了,我哪敢拆您的桥啊。你找我有啥事啊?有啥事尽管吩咐,赴汤蹈火,我也是在所不辞!”

    雷大棒这铿锵有力的语气,倒是让黄美汀的口气舒缓了不少,笑了一声说道,“我哪敢让雷秘书为我赴汤蹈火啊,只是要你抽个空出来一下,我在漫咖啡一号店等你。”

    “漫咖啡一号店?嫂子,你到沧阳来了?”

    “是啊,就在你们政府大楼对面,我就不上来了,免得你怕,怎么样?你有空吗?”

    “嫂子,我现在还没下班呢,不方便出来啊。”

    “那你们中午总有休息时间吧?我就在这里等你,刚好这里有西餐,一会你过来一起吃吧,对了,这顿……你请哦。”

    “好好好,肯定我请,肯定我请。”

    挂了电话之后,雷大棒一直都有些心思不宁,眼看着就到午休的时间了,本来他是想要扯个谎不去的,但是要真不去了,把黄美汀给惹毛了,说不定她就直接找上门来了!想到这里,雷大棒咬了咬牙,不管怎么说,咖啡厅也是公众地方,黄美汀总不可能胡来吧?

    雷大棒到了漫咖啡的时候,黄美汀就坐在窗前看着手里的杂志,春日的阳光映在她柔和的侧脸上,反而显得更为美丽动人。

    这黄美汀的身材本来就出挑,双腿修长,蜂腰轻盈婀娜,体态曲线优美,皮肤细腻白嫩,白中还透着粉红,鹅蛋型的脸庞、柳叶似的细眉,那眼睛水汪汪的,光是看一眼都能让人沉醉于其中。

    再加上她身上自带的那种雍容华贵的少妇气质,整个咖啡厅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呢,只是雷大棒心里却清楚得很,这个看似温雅的女人,实际上却对男人极为渴望,真被好好滋润一番的话,绝对要比现在还要美丽娇艳。

    似乎是察觉到了雷大棒打探的目光,黄美汀将手里的杂志一放,一抬头就与雷大棒双目相接,她笑了一笑,挥挥手示意雷大棒过来。

    “嫂子,你还真来沧阳了啊,我还以为你逗我玩呢。”

    “逗你玩?我哪有时间来逗你玩啊?这次到沧阳来,我可是来工作的。”

    黄美汀瞪了雷大棒一眼,只是这一眼却带着无限的妩媚与柔情,看得雷大棒骨头都快酥了,不过他很快又清醒过来,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以再在这个女人身上动情了。

    “嫂子,难道你的工作调到沧阳县来了?”

    “我说雷天成,你跟我说话的时候,眼神怎么一直在瞟啊?怎么?是不是上次我吓到你了?”黄美汀说这话的时候,脸慢慢地红了起来,这时候的她像极了娇羞的少女,哪里像是三十多岁的少妇啊。

    “嫂子,你说的啥啊?我怎么不记得了?”

    雷大棒笑着眨了眨眼睛,这件事情,自然是不要提为妙,只是他这么一说,黄美汀却是愣了一愣,一张俏脸立马就染上了冰霜,“是,你是贵人多忘事嘛。”

    看着黄美汀一脸不悦的模样,雷大棒虽然心里也觉得自己这样说有些不厚道,但是他更知道,这个女人可是蒋英灵的嫂子,而且还是军嫂,真要是跟她纠缠下去,那问题可就严重得去了。

    为了一个女人毁了自己的前程,那自然是不值得的了。

    “嫂子,你……你是真的调到沧阳来了吗?”

    “怎么?许你在这里工作,不许我来?”

    黄美汀的口气一下就变得不好起来,说话的时候更是句句带刺,很明显是因为雷大棒的态度让她伤了心。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只是刚好这段时间我忙得很,只怕是不能陪嫂子了,不然我还真想要陪你好好转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