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流氓医生》

当前位置:主页 > 山村流氓医生 >

第029章:以身殉情

收藏方便以后阅读:


  是的,既然现在李壮的情绪正处于万分低落的时期,还不趁机俘获他的感情呢。
    如此一想,顷刻间,李桃花便立刻壮大了胆子,只见她的身子朝着李壮的身子移动的更近了,当李壮猛的抬头的时候,那双手便一把捧住了他的脸,是,多么英俊的一张脸,可是当李桃花将其捧在手心的时候,一瞬间她的心又碎掉了。
    要知道这个男人不属于她,要知道这个男人是多么的无情。
    要知道他稍稍留给她一丝温存,那么一切就不是今天这种境地。
    李桃花感到自己酸楚的泪水都要流淌下来,于是一瞬间,她的嘴唇飞快地冲了上去,甚至于李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到自己的嘴巴被暖暖的唇温给温暖了。
    接下来,李桃花放肆地吻起老了李壮来。
    李壮抵挡不住,呼吸直越来越急促,他的心脏跳动的厉害,感到整个身子一瞬间软掉,于是顷刻间,他原本的失落沮丧担心便被李桃花给的温存彻底融化掉了。
    李壮一把紧紧地拥住了李桃花再次激烈地吻了一阵接着说:“办公室的门关好了吗?”
    “恩。”李桃花点了点脑袋。
    接着当李壮整个身子要再次冲上去的时候李桃花又说了句:“李壮……”
    望着李桃花欲言又止的样子,李壮忙问:“怎么了?”
    “我爱上你了。”李桃花的声音格外响亮。
    “她爱上我了?”李壮在心里又自言自语了一遍。可是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因为难受,李桃花的泪水到底再次流淌了出来,豆大的泪水涌出眼眶在的脸上流淌,李壮是最怕女生在自己面前流眼泪的,因此当看到李桃花的泪水时,他的心便再一次软掉了,他伸出手为李桃花擦拭去脸上的泪水,虽然一句话没说,但再次吻起她了。
    如此,没过一会,李壮便感到整个身子已经彻底膨胀松软掉。
    于是他的手便老练而娴熟地移到李桃花的裤边上,接着摸到裤寇的时候又灵活地解开,如此,没用很久的时间李桃花便地站在了李壮面前。
    李壮就双手将李桃花一把抱到办公桌上坐着,接着野蛮地分开李桃花的两条腿,整个身子如一枝离弦的箭一般冲了上去,如此,没多久的时间,整个办公室便飘满了桌子积压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原本的失落这时终于被突如其来的热情给彻底冲散掉了。
    李壮加大了身体的速度,没一会李桃花便逍遥到了九霄云外里……
    大约是当天下午,警察在悬崖底找到了一个包裹,打开来,里面是血肉模糊的身体零件,因为包裹零件的是一张白色的床单,还有隔离衣,警察便一致认定肯定是卫生院的人干的,李壮的嫌疑更大,于是急忙将作案工具拿去新华市做技术鉴定。
    如此,死者已经正式确定为香草,虽然肢体已经被完全肢解,连脑袋也被砍的面目全非,但风情镇的乡亲还是认出了是香草,大家纷纷感慨香草死的真惨,另一方面也在唾弃凶手的残忍,当然,无一例外的是大家都认为凶手是――李壮。
    当李壮得知找到李桃花的时候他飞一般地冲出了卫生院,却在卫生院门口撞到了找上门来的警察和乡亲,现在,发现的证据都暗示着凶手是李壮,这样,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警察决定当场拘捕犯罪嫌疑人李壮。
    “香草呢,香草呢!”李壮似乎找着,最后终于在一个箱子里找到了,那是一个白色的箱子,里面堆着许多身体的零件,胳膊啊腿啊……
    当李壮望到那面目全非的身体零件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只是一瞬间,胃内翻腾蹈海,以至李壮几近有呕吐的冲动,但是伴随着呕吐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悲伤,李壮一下子感到心脏仿佛被人用刀子割了一般,以至疼的厉害。
    李壮的泪水到底流淌了出来,他哭着喊着:“香草!”
    但很快这就激起了众怒,尤其是香草的爹娘扑到李壮身上用力捶打着:“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杀了我女儿,还在这里猫哭耗子!”
    接着一起愤怒的乡亲也纷纷指责。
    李壮是有口难辩,这时一旁的警察维持住了秩序,将李壮扶起,用手铐铐住。
    冰凉的手铐铐在李壮双手上的时候李壮一下子感到了万分悲伤,他的眼睛早已哭的红肿,不停地回头去看,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李壮一直没有看到爹,其实不是爹不知道李壮被警察铐上手铐一事,是他根本没有脸再去看李壮,李壮做了如此伤天害理之事,做爹的哪还有脸去面对风情镇的父老乡亲。
    因此李壮爹只是老远地望着被众人围着的自己的儿子,他常年有高血压,身体又不好,被李壮这一气,身子更坏了,尤其是看到如今曾为之骄傲的儿子如今竟成为了阶下囚,心中之痛可想而知,李壮自然也是十分担心老爹的身体,望着爹没跟来内心倒也安了心。
    可是众人都没想到的一幕不久便出现了,正当李壮被铐着走到村口的时候,这时候一个人忽然在不远处大声喊了起来:“你们放下他,我才是真正的凶手,我手里还有杀死香草的凶器,要抓你们就来抓我吧。”
    “李桃花……”李壮简直不敢相信李桃花在说些什么,却见李桃花刚喊完的时候便转身跑开,朝着香草河跑去,起初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愣愣地望着,直到如梦初醒的时候,于是李壮身边的两个警察率先追了出去,再接着是众怒的乡亲,最后是李壮。
    李桃花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当然,这和她的容貌有着大厢径庭的区别。
    因此李桃花的速度特别快,快到连一帮爷们也追不上她,大家只追在身后眼睁睁地干着急,李桃花跑到香草河边后又过了桥,朝着村的最西头径直跑去。
    村西头往外再没路了,而是深深的悬崖,李壮自然知道李桃花要做什么。
    是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李桃花是要跳崖自杀。
    很快,紧追其后的众人便赶到了村西头,此刻的李桃花,俨如一个被逼上了不归路的勇士一般就站在悬崖边沿上,只有再往前迈一步,那么就有去无回了。
    “不要!”李壮大声喊着,他摇着头:“李桃花,不要!”
    这时的李桃花俨然情绪非常激动,她大喊着:“李壮,是我杀死了香草,是我杀死了你最爱的女人,你想知道原因吗,因为我恨她!”
    喊完李桃花便是满面的泪水。
    晶莹的泪水源源不断地涌出她的眼眶,在的脸上滑落。
    当众人还没有从这戏剧一般的故事中醒悟过来的时候,李桃花已经转身跳了下去。
    “不!”李壮大喊了一声,他疯狂地冲了上去,可是为时已晚,他无比悲伤地跪在悬崖边缘,只见那望不见的深渊里却是白茫茫的一片,李壮什么也看不到。
    是的,再失去香草之后,此刻,连另外一个女人也离开了她,虽然她是自杀,但李壮却感觉是自己逼死了她,因此此刻的自己内心中挣扎不休的是痛苦是悔恨。
    豆大的泪水终于从李壮眼睛里涌出,直流的满脸都是。
    至此,事情的真相终于水落石出,卫生院护士李桃花爱慕李壮,因爱生恨,因此残忍地杀死了香草,接着分尸,为了掩人耳目,便把肢解的尸体抛下了悬崖。
    至于失去了香草,李壮自然是万分悲伤,三天后,公安局的鉴定报告出来了,确认凶手正是李桃花,此刻李壮一个人坐在卫生院的职工宿舍里,他面无表情,虽说凶手不是自己,但此刻自己在风情镇乡亲心中的位置也已是一落千丈,因为大家都知道了堂堂一个大学生竟然会忘恩负义的东西,还背着香草和卫生院的护士李桃花有私情,李壮真是有口难辩,而且他也不想辩,此刻的他,在失去了至爱的人后内心早已是无限的失落,恍然觉得一切都是过眼云烟,想当初自己荣归故里的时候是那么的威风,可是如今呢,落魄的跟个难民一样。
    “哎。”这时李壮直长叹出一口气。
    “咚咚咚。”屋外倒是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会是谁呢,李壮这时皱起眉头,接着屋外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李壮,在屋里吗?”是的,那是张院长的。
    李壮的心这时不禁咯噔一下,但他还是没有多想,走上门前将门打开。
    瞬间,一阵清香便扑鼻而来,而李壮原本颓废的精神这时也一下子提了起来,因为今天的张院长穿的格外,透国那薄如蝉翼的衣服,李壮甚至能清晰地看到张院长有棱有形的身材,但因为看的发呆,整个身子便将不大的门都给堵上了。
    张院长这时用手捂着嘴巴顾自咳嗽了两声,这样一瞬间李壮便恍然醒悟了过来,于是他急忙侧开了身子,留出空间方便让张院长进来。
    张院长进来后李壮将门关好,完了和张院长并排坐在沙发上。
    张院长穿的裙子很短,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她用力将裙角往上拉可还是拉不上去,李壮低头一望,只见张院长雪白透亮的两条显得引人极了。
    李壮直看的垂涎三尺心里隐隐发痒。
    张院长见拉不上去,索性不再拉了,只是翘着二琅腿,接着问李壮心情好些没。
    李壮这时方才将目光从张院长身上移开,接着叹了口气说:“哎,就那样。”
    “别老放在心上,每天饭不思茶不香的都瘦了一圈了,再说又不是你的错。”
    张院长如此说完后李壮将脑袋抬起来,接着说:“可是……可是……”
    “我知道。”张院长这时忽然将手搭在李壮肩膀上,拍了拍说:“我都明白。”
    李壮被张院长这一拍,整个身子立刻抖擞起来,于是他装做很伤心的样子一下子将脑袋埋在了张院长怀里,哭着说:“我是活不下去了呀。”
    张院长直不停地安慰着。
    李壮哭着哭着脑袋继续朝下,不一会的工夫便落到了张院长那雪白的两条腿上。
    李壮跟狗一样用鼻子嗅着,瞬间便感到全身充满了一种无法言说的力量。
    张院长被李壮如此调弄,自然很快便心花怒放,只见她用手拂拭着李壮的额头说:“小坏蛋,不哭,没有她们不还有我呢。”
    张院长如此一说,李壮的胆子便又立刻大起来,想现在心情郁闷,早就想找个人发泄下了,刚好现在有送到嘴边的,不要白不要,这样想着,李壮便野蛮地跟只野兽一样一下子将整个身子都完全扑了上去,他的手将张院长的短裙拼命地往上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