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医风流升官记》

当前位置:主页 > 乡医风流升官记 >

第84章 香息

    得力松开手之后,叶兰松了一口气。

    她暗暗一叫力,用自己的双臂在那里一撑,便将身子撑了起来。

    一下子,脱离了牛得力的身体。

    她松了一口气,暗叫好险,刚才如果不是及时采取措施,恐怕就会陷入那个万劫不返之地了。

    正在高兴,忽觉不对劲。

    她的胳膊根本就没有那个力气,刚才是一激之下,愤而起身。

    可是坚持了不到一分钟便不行了。

    她的手抓不住了,胳膊肘儿酸疼酸疼,眼看就要落下来了。

    牛得力却好整以暇,在下面稳稳地等着她呢。

    叶兰的胸部这时正对着牛得力的脸,具体地说,是正对着他的嘴巴。

    那双峰的最高处,距他的鼻子尖不过五毫米。

    这时候的得力可苦透了,他不想看也得看,不想闻得也闻。

    成熟女人的玉峰是最动人的,这话有多少文人墨客说了几千年了,唯有这时候得力才能体味出。

    隔着衣服,他也能看出它们的轮廓。

    如果全露出来,美则美矣,却失去了神秘感和想象的余地。

    此刻得力近近地盯着它们,觉得它们也在衣服里盯着自己。

    那种感觉,如同过电!

    他简直可以用眼皮去夹它们,跟它们一起享受着人生最美时。

    在那里,不由自主,他深深地一口一口地吸气。

    鼻子时不时地会碰到叶兰的衣服,特别是好几次像是一只手那样,去摸她的扣子,仿佛真要把它解开。

    那种感觉真是千古少有,牛得力快要晕菜了。

    成*熟的颤动,桃花最艳时才有的气息,跟女衣服本身所带出来的卫生球味,那根头发散发出来的飘柔香波味混在了一起。

    牛得力不停地咽着唾液。

    他能最真切地看到叶兰的胸*在起伏。

    一起之时,呼地挨上了自己的鼻子。

    一伏下去,又离开了一段距离。

    叶兰的呼吸更急*促,因为她实在坚持不住了。

    两条腿在那里动着,丝*袜又一次磨到了得力的身体。

    得力故意在那里不动,嘴里说:“哎哟主任,你得坚持住啊,要不然一会恐怕我又得那个……让您觉得我在耍流*了,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哪,您看主任,我实在没地方可躲,只好委屈您,再坚持一会,千万别往下边来啊。”

    叶兰快要哭了,在心里骂:臭小子,要是能坚持孙子才不坚持呢,可问题是我他妈的再也坚持不住了呀。

    嘴里说:不用你提醒,我自然不会往你那里去。

    牛得力说那就好,主任,您这么一顽强,就显示出了您是一个多么高尚的人,纯粹的人,有道德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

    话未说完,就听到叶兰一声尖叫。

    她的身子又一次掉了下来。

    牛得力用手接住,紧紧地托住了她的腰。

    可是,她的两腿之间还是跟牛得力平行了。

    牛得力的身体又一次侵*了那丝*袜之地。

    主任,不要这样啊,我好害怕。

    叶兰心里骂:臭小子,你就给我装吧!可是嘴上又不能说什么,因为毕竟是自己主动落到人家的身上的,从表面上看,跟牛得力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想到这里,她真是又羞又气。

    你,你快点撒手。她命令。

    遵令。牛得力松开了手。

    叶兰拼命往上一撑,又上去了一会。

    可是不到一分钟,她再次掉下来。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她的身子跟牛得力的身子在那里相会。

    女主任眼里含泪,脸上含羞。

    这成了什么了?他怎么变成了一个正人君子,反而是自己一次又一次像不要脸的**一样投怀送抱?

    终于她再也没有一丝力气了。

    最后一次掉下来之后,她瘫软如泥,趴在了牛得力的肩上。

    牛得力心里大乐,嘴上还在那里得了便宜卖着乖,说什么主任呵,这可不好,要是咱们俩这么呆着一会有人看见会怎么说呢?

    叶兰羞得快要死了。

    真恨不能一口咬掉牛得力这个小杂种的鼻子!

    她这时真是没有办法啊,身子在这里,不得不低头,于是含羞带气地趴在牛得力的肩上,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牛得力双手抓着她的腰,在那里轻薄了一会。

    看看主任没有什么反抗的表示,胆子顿时变得更大了。

    他又用手去摸她的屁*股,呵,好丰腴,隔着呢裙时就看出它们会十分可观,哪里想到一触手,那感觉竟比想象的还要好十倍!

    双手同时上去,在那里又是摸,又是掐,好好地玩*弄了半晌。

    这时的得力真是有心要报复叶兰,谁让你平时对我那么凶,那么狠啊?你不是厉害吗?到头来还不是老子的女人,说白了,等于是老子的一个玩物一样!

    想到这里,他更有信心了。

    用手紧紧地按在她的臀*,把她的身子往自己这边抱。

    &nbs

    p; 女人的身体跟得力的身体就完全**在一起。

    丝*袜更紧了,夹得牛得力有点受不了,可是他好喜欢这样的感觉。

    它们如同春草,在那里发出沙沙之声。

    不一会,丝*袜又因为过度的摩挲而产生了热量,好不烫人。

    牛得力的身体达到了他自己也有些意外的程度,叶兰更是惊骇得不得了。她心里说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会有如许身体?

    牛得力觉得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软了,跟以前自己的感觉不一样不说,就是跟一分钟以前也不一样。

    这个女人是怎么了?

    他忽然明白,她这时已经不再是那个凶巴巴的主任,而是变成了一个水灵灵软*绵绵的女人。

    因为,她让男人挨上了身,就是这么简单。

    一想到这里,牛得力便大着胆子去看她的眼睛。

    两人的脸几乎是贴着的,牛得力根本不用找,她的眼睛就在眼前,几乎没有什么距离。

    叶兰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不知是汗珠还是泪珠,在那睫毛上跳着金光。

    牛得力觉得自己的脸上好烫,是她吹气如兰,灼热得厉害。

    得力顿时心性大发,胆子益壮,开始去找她的嘴唇。

    叶兰的樱唇以前对牛得力来说是那么完美,瑰丽诱人,这时候也不用再费什么力气了,它们几乎就贴着得力的嘴巴。

    得力伸嘴过去亲她。

    叶兰赶紧躲开。

    可是得力把她搂得更紧,身子在下面用力地控制住她,让女人听从自己的意志。

    叶兰闪了一会,终于一看躲不开了,只能放弃。

    得力大喜,一下就把自己的嘴巴按了过去。

    四唇相*,如同过电!

    两人的身子在那里同时一颤。

    牛得力一点一点用舌头挑逗着那双樱唇,不一会,先是觉得热息从里面喷出。

    接着,就挑开了一条*缝。

    他心里一声欢呼,明白叶兰是在接纳着自己,便放心地将舌头往里一送。

    一下子,就碰到了一个火*辣辣的东西。

    正是她的香*。

    得力一点点往前探。

    叶兰一点点往后退。

    退到了再无可退之地时,它便在那里颤颤抖抖,缩小了身子等着了。

    得力的舌*终于压住了它,抱住了它。

    它在那里剧颤如叶,好像眼看就要死过去了。

    可是得力感到的却是它正在变得更烫,更有一种生命力。他再一次试探,果然,它便在那里起了反应。

    慢慢地,几乎察觉不到地,它用自己的舌蕾碰了得力一下。得力大喜,用自己的长*舌把它在那里一顶,叶兰的舌*尖便跟着他的节奏动了起来。

    两条舌头,互相绕搂,缠绵悱恻,在那里大战特战起来。

    胸交身抵,香息温绵。

    牛得力这时能感到丝*袜更有一种魅惑了。

    它们用一种罕有的热感与动感与他在那里进行着舞弄,这样的刺激让得力欣喜若狂。他搂着主任,把她的身体完全要化入自己这里了。

    两人就在那里忘记了一切,忘记了是在什么地方,又马上要发生什么样的不测。

    忽然,电梯又剧烈地抖了一下。

    然后,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喊:“喂,里面有人吗?”